最深情的信,最好的家教

  亲爱的孩子,你回来了,又走了;许多新的工作,新的忙碌,新的变化等着你,你是不会感到寂寞的;我们却是静下来,慢慢的回复我们单调的生活,和才过去的欢会与忙乱对比之下,不免一片空虚,——昨儿整整一天若有所失。孩子,你一天天的在进步,在发展:这两年来你对人生和艺术的理解又跨了一大步,我愈来愈爱你了,除了因为你是我们身上的血肉所化出来的而爱你以外,还因为你有如此焕发的才华而爱你:正因为我爱一切的才华,爱一切的艺术品,所以我也把你当作一般的才华(离开骨肉关系),当作一件珍贵的艺术品而爱你。你得千万爱护自己,爱护我们所珍视的艺术品!遇到任何一件出入重大的事,你得想到我们——连你自己在内——对艺术的爱!不是说你应当时时刻刻想到自己了不起,而是说你应当从客观的角度重视自己:你的将来对中国音乐的前途有那么重大的关系,你每走一步,无形中都对整个民族艺术的发展有影响,所以你更应当战战兢兢,郑重将事!随时随地要准备牺牲目前的感情,为了更大的感情——对艺术对祖国的感情。你用在理解乐曲方面的理智,希望能普遍的应用到一切方面,特别是用在个人的感情方面。我的园丁工作已经做了一大半,还有一大半要你自己来做的了。爸爸已经进入人生的秋季,许多地方都要逐渐落在你们年轻人的后面,能够帮你的忙将要越来越减少;一切要靠你自己努力,靠你自己警惕,自己鞭策。你说到技巧要理论与实践结合,但愿你能把这句话用在人生的实践上去;那末你这朵花一定能开得更美,更丰满,更有力,更长久!

    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

                                              ——傅雷

       
上大学时,这本书曾在床头搁置好久,翻了几页,但最终还是没有翻到底。此一时,彼一时,读书时的心境,经历,身份不同,感受自然也不一样。如今,年纪稍长,不仅仅为人女,还是别人的妻,女儿的母亲,婆婆的媳妇,孩子们的师,多重身份集于一身。再打开此书,埋头深阅读,句句都能走进心里。

     
 此书不像小说,情节跌宕起伏,环节丝丝入扣,吸引着你我直追谜底。引用傅雷在信中说的话也正是此书给我的感觉:又热烈又恬静,又深刻又朴素,又温柔又高傲,又微妙又率直。

        傅雷给我的感觉应该是一个为人坦荡,禀性刚毅,
严于律已,对子教育严格又不乏父爱的翻译家,教育家,作家。而他的夫人朱梅馥,傳聪傅敏的母亲确实为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她把一切献给了丈夫和孩子。他们的朋友杨绛先生曾这样评价朱梅馥,她是“温柔的妻子”、“慈爱的母亲”、“沙龙里的漂亮夫人”、“能干的主妇”,还是傅雷的“秘书”。确实,如果没有朱梅馥,傅雷的工作也会大打折扣。她把这个家打理的井井有条,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傳雷的饮食起居,任劳任怨地做着傅雷称职的后勤部长。她是傅雷工作中不可多得的“好秘书”。她整理了傅雷众多杂乱的文稿,然后把这些文稿誊抄一遍。有妻如此,傅雷先生三生有幸!只因对朱梅馥女士的贤,惠,爱,以及隐忍甚是佩服,所以在此多啰嗦了几句。

       
从1954年到1966年,共173封信,封封情真意切,句句是爱的流露。傅雷在信中谈到为何长年累月,长篇累犊地写这么多信,是有其原因的。他是这样回答傅聪的:

       
在信中,傅雷和傅聪谈人生,谈学习,谈生活,谈做人,谈工作,谈艺术,内客涉及到了不仅仅有音乐,美术,文学,戏曲,宗教,还有政治时事,为人处事,时间安排,恋爱婚姻,感情处理,情绪处理,生活相处以及国家使命荣辱感等。字里行间对傅聪的谆谆教诲无不流露着深深的父爱,教导傅聪要坚持先做人的底线。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有些人觉得触动了心弦,感动不已;有些人觉得内容丰富,是人生的百科全书;有些人会觉得傅雷管教太多,啰哩啰嗦地,受不了这样的父亲。读书人的阅历,心态,理解力等不同,读后的感受,关注的点也不尽相同,选择性地吸收消化,比如我对艺术评论这部分是个门外汉,所以觉得枯涩难懂。用傅雷自己的话说“说不说在我,听不听由你”。

现在我们真正走近傅雷家书,领略一下他的家教风格,他化作点滴的深沉的父爱,他做人做事的原则,他博古通今的文化底蕴,他中西贯通的艺术修养,他的赤子之心。

                       拳拳爱子之心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那一个父母不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孩子。人常说母爱如水,爱得细腻,爱的涓涓涓细流;父爱如山,爱得沉默,爱得深沉,爱得含蓄。而傅雷对儿子的爱既有如水的母爱,也有如山的父爱。大多数的父爱是无言的,但爱是需要表达的,而傅雷正是这样诉说他对傅聪的爱。“爸爸的心老跟你在一块,为你的成功而高兴,为你的烦恼而烦恼,为你的缺点操心!”“我愈来愈爱你了,除了因为你是我们身上的血肉所化出来的而爱你以外,还因为你有如此焕发的才华而爱你:正因为我爱一切的才华,爱一切的艺术品,所以我也把你当作一般的才华(离开骨肉关系),当作一件珍贵的艺术品而爱你。”“亲爱的孩子,你走后第二天,就想写信,怕你嫌烦,也就罢了。可是没一天不想着你,
每天清早六七点钟就醒,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也说不出为什么。好像克利斯朵夫的母亲独自守在家里,想起孩子童年一幕幕的形象一样,我和你妈妈老是想着你二三岁到六七岁间的小故事。”

                         艺术需要精进

     
 傳雷告诉傅聪他如此长篇累牍的写信,四条中第一条就是讨论艺术,把傅聪当作讨论音乐的对手。他们在信中谈艺术修养,谈音美作品,谈美术学习,谈音乐技巧,傅雷还翻译相关作品寄于傅聪让其学习。我是个艺术门外汉,他们对音乐,对莫扎特,萧邦等艺术大伽的评析,对学习音乐的建议,对弹钢琴的技巧等的交流,我看得是云里雾里,但对于精通音乐的读者来说,不失为极好的学习材料。如他建议“多听听贝多芬的第五,多念念克利斯朵夫里几段艰苦的事迹,可以增加你的勇气,使你更镇静。”如傅雷听过儿子傅聪的录音后,对儿子所讲评到:
“以演奏而论,我觉得大体很好,一气呵成,精神饱满,细腻的地方非常细腻,tonecolour变化的确很多。我们听了都很高兴,很感动。好孩子,我真该夸奖你几句才好。回想一九五一年四月刚从昆明回沪的时期,你真是从低洼中到了半山腰了。希望你从此注意整个的修养,将来一定能攀蹬峰顶。”

                     婚姻是需要经营的

初恋都是美好的。傅聪年少时曾有一个情投意合的初恋,出国深造导致两人分手,傅聪刚开始对此无法释怀,深受打击。傅雷夫妇在信中开导他,鼓励他,表达了自己的婚恋观。傅雷是认真严谨做学问的人,所以是学问至尚的学者。关于爱情,他是这么说:“就是我一生任何时期,闹恋爱最热烈的时候,也没有忘却对学问的忠诚。学问第一,艺术第一,真理第一,爱情第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