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真实的宋代女性生活刷新既有认知

图片 1

为了做稿子,我们这群老编辑分析了最近的热播剧,发现最具热搜体质的竟然是《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古装剧霸屏的当下,宋代女子日常生活真的是这样吗?“让我们想象大约一千年前的某一天,当地女子在这里所做的事情。她走出闺闱,穿过家中的几扇门,跨越大门的门槛,遇到了住在同一巷陌内的邻居……对于大多数宋代女性来说,家庭住宅是她们的日常居住所在,但她们在其日常生活中会出于诸多原因,或多或少地有机会去探索外部世界。”近日,简体中文版《跨越门闾:宋代福建女性的日常生活》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昨天,作者许曼在上海福州路上的艺苑真赏社与大家一起穿越时空,结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样的热播古装剧,来到宋代的福建地区,观看当地女子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宋《歌乐图》中的女性形象。

这部宋代家庭伦理剧的热搜次数简直难以计数。在各种热搜体之外,情深不能自抑,柔弱不能自理,娇美名传四方等等等白莲语录也让老编辑我一身鸡皮疙瘩,真想用两个大嘴巴子,把以小秦氏为首的白莲天团扇醒。

图片 2

长久以来,宋朝被一些人描述为中国女性“黑暗时代”的开端,在这个缠足开始流行的朝代中,男尊女卑逐渐走向极端。历史果真如此?日前,中国中古史研究专家许曼做客海上博雅讲坛,带领人们穿越时空,勾勒出一幅关于宋代女性日常生活细致入微的图景。

不过啊,从“知否体”的流行,可以看出这部宅斗热剧为我们平淡的佛系生活激起了一丝涟漪。既然是宅斗,那么,服化道都会为塑造剧中人物的性格服务,使每个爱憎分明的人物都有血有肉。

图说:《跨越门闾:宋代福建女性的日常生活》 官方图

通过对《清明上河图》中细节的解读,甚至是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人物的评价,许曼结合她的新书《跨越门闾:宋代福建女性的日常生活》,刷新了人们关于中古中国性别角色的既定认知。

惯用捧杀伎俩的腹黑小秦式,最爱穿神秘不可莫测的紫色褙子……柔弱不能自理的曼娘,最喜欢穿上魅惑的裸色襦裙勾搭二郎……狐媚子林小娘最喜欢妖气的枚红色和珊瑚橘,以衬托她的娇媚女人味。

《跨越门闾:宋代福建妇女的日常生活》包括六个部分:进出之门、女性出行工具与行迹、地方社区中的女性、女性与地方政府、女性与宗教、女性与墓葬。书从物和空间的角度重构了宋代女性的生活,展现女性与社会的互动,以及女性创造和传承的文化。许曼认为,“物”可以分为两个范畴来理解:女性创造的物,以及创造女性的物。现在学界对社会史的研究主要依赖文字资料,这些文字资料多由男性创作,很难在其中找到女性的印记,对物的研究则是社会史研究的新途径,可以帮助研究处于社会边缘的人群。

《清明上河图》中,一顶半透明帷帽增添了女性的美

而聪慧通透的明丫头的衣服以淡雅的粉色系和清透系的蓝色为主。有粉红色、粉绿色、粉黄色和白色等多套look,搭配齐头帘或者没头帘的发型,让她那股子机灵劲儿一览无余。

图片 3

提起宋代女性,一般人首先想到的是大才女李清照,以及“狸猫换太子”的主角刘太后。许曼认为,看历史一定要分层次、多角度、多纬度地看,她们是宋代女性中极为特殊的群体,像李清照一样的女诗人、词人毕竟在少数,而刘太后则代表着后妃群体。

“通透和机灵”是明兰性格的关键词,也是让小公爷和顾二叔拜倒她石榴裙下的原因之一。

图说:《清明上河图》 官方图

“任何关于女性史的研究都应该是针对特定阶层、地区和年龄的。”许曼以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的女主角盛明兰为例。她认为,虽然这是一部架空剧,但其中很多设定都依托了北宋的历史。盛明兰是大家族的庶女,儿童时期出门为母亲求医;少女时期,明兰跟着家中的兄弟姐妹上家学、学习传统礼教,也可以打马球、去寺庙祈福,在家里与家外的空间来回;成为侯门主母后,除了管家,也因为丈夫的身份参与了政治活动。可以看到,随着时间的推移,明兰的身份也随之变化,而在每一个人生阶段、每一种身份下,她都有很多机会离开闺阁,走出家门。

在男未婚女未嫁的时候,明兰与小公爷互诉衷情。

比如,女性出门需要考虑到形象,宋代女性外出最流行的交通工具是轿子,轿子像一个可以移动的房子,将女性遮掩起来。除轿子外,车和马也是宋代女性常用的交通工具,女性骑马时会戴帷帽,帷帽主要体现实用和装饰功能,并不用于遮掩。

事实上,这也正是在《跨越门闾》一书的重要发现:与明清时期相比,宋朝女性享有相对的自由。国家从未颁布过规范女性日常行为的法令,并将女性民众的管理权交给地方官员。与放任自流的前朝相比,明清两朝在干预女性日常生活方面显得更为积极主动。

她收下了小公爷的情侣娃娃,这也是她第一次把心思表露给对方,穿着淡粉色襦裙的明兰一如既往的温婉淡定。

除了寻找和解读与女性生活经历直接相关的材料外,许曼在女性物质文化研究中采用了新方法以考察来自地下世界的物品。1975年10月,在福州郊区发现了一座古老的石墓,发掘出赵与骏(1222—1249)及其两任妻子的一座一穴三圹合葬墓,这座石墓展示了宋朝灿烂的物质文化。在赵与骏第一任妻子黄昇(1226—1243)的墓室中,考古学家们发现了436件物品,其中包括201件服饰、153件丝织品、48件梳妆用品、25枚铜钱、1合墓志、1件买地券和其他用品。这些大量且精美的丝质、木质和金属质地的物品,生动地展现了一名来自福建官宦家庭的年轻女子短暂而奢华的生活,她的服制与当时的“禁奢令”背道而驰。

以具有象征意义的门为例,一般认为,古代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二门即中门,是古建筑中外门与内门之间的门。司马光曾对中门进行了具体定义:“妇人无故不窥中门。有故出中门,必拥蔽其面……女仆无故不出中门”。许曼表示,尽管宋代儒家道德人士努力说教让女性一直端居在中门后面,但在现实中,不能逾越的中门,其实是一个颇有弹性的维度,宋代女性还是能找到很多机会外出。尤其在被认为“公共”的领域,比如交通旅游、地方事务和宗教生活,妇女都可以积极地参与。宋朝女性拥有优渥的继承权,能够控制自己的嫁妆。此外,一些职业女性积极参与高度商业化的经济。这些人包括媒婆、店主、挨家挨户做买卖的织工,以及离开“家”到外面谋生的小贩等。

眼尖的我们发现,明兰头上戴着一顶硬胎笠帽下垂帽裙的首服,这种首服在古代女子服饰中有固定的名字,叫做『帷帽』。

图片 4

而宋代女性所使用的交通工具中,除轿子外,车和驴、马也被广泛使用,女性骑驴骑马时会戴帷帽。在《清明上河图》中,就能看到一个骑驴的女子带着面纱遮着脸。帷帽并不主要用于遮掩,而是体现实用和装饰功能——既能在旅途中遮挡风尘,精致的半透明面料以及装饰的彩带增添了女性的美,也传达了她们的审美意识。

其实啊,不光《知否》,我们发现在很多横店出产的影视剧中,古代的姑娘们都会戴着这种首服。

黄昇的父亲黄朴和赵与骏的祖父赵师恕曾在朱熹的弟子兼女婿黄榦(1152—1221)指导下学习理学,两位家长在学习中结成了同窗之谊,此后便安排了他俩的婚事。黄昇在婚后一年内过世。赵师恕在悲痛中为她撰写了墓志,并了解到她殡葬中的一些细节。黄昇大部分随葬品是她知泉州市舶司的父亲提供的妆奁,作为宗室的赵氏家族则提供了其他物品,包括皇家宗正坊制造的纺织品。

朱熹其实不古板,与女性打交道时灵活而务实

比方说在电视剧《大汉贤后€€€€卫子夫》中,王珞丹扮演的卫子夫就戴着这种帷帽。

有意思的是,浓厚的理学家庭氛围和人际关系,宗室背景,众多精美的服饰,如同掌上明珠的女儿和孙媳的身份,作为孙媳而受到的私有财产的尊重,对女性来世衣食无忧生活的美好愿望,对“禁奢令”的违背……所有这些看似不兼容的主题在这名17岁年轻女子的墓中并行不悖,并被封存在地下七个多世纪。

值得一提的是,宋代男性往往接受女性的个人追求,承认她们在家庭内外的能动作用,并且不鼓励对女性事务的直接干涉。这些男性包括了在后来历史中被描述为顽固不化和教条武断的虔诚的理学家,他们在与女性打交道时显得灵活而务实。

再比如,仙风道骨的大幂幂在《大武当》的道姑造型,也靠帷帽的加持。

这下,看古装剧时,是不是能看出点门道来?(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朱熹,有些人将他视为古板、教条的老夫子,但深入史料,就会发现那是后人的歪曲和重塑。在现实生活中,朱熹是非常灵活通融的一个人。朱熹的父亲朱松去世时托孤于刘子羽。朱熹在刘家长大,刘家兄弟如刘子翚等人是他的启蒙恩师。朱熹长大后离开刘家,却一直与刘家保持联系。

又比如,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中的巩俐扮演的韩青儿也有头戴帷帽的造型。

刘子羽的夫人卓氏曾为亲生儿子谋官。从某种角度看,女性在男性的仕途上扮演主导性的角色是逾矩而过分的。朱熹从别处听说此事后,主动给卓氏写信,措辞谦卑,对卓氏的强势并未表达出丝毫不满,只是委婉地提出她打算为儿子谋求的职位不利于年轻人发展,并且,他还是尊重卓氏在这件事情上的决定权。此事结果如何,没有直接的史料记载,但从旁证看,卓氏并没理会朱熹的劝告。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瑶光,她苦苦爱了墨渊几十万年,最后还是没有得到墨渊的爱,好悲惨啊,揭开帷帽的时候可以看出她不服输不气馁的眼神。

另外一则关于采用何种葬礼仪式的讨论,也值得注意。朱熹的一位学生,因为不赞同自己母亲希望采用的佛教葬礼仪式——在儒学复兴主义者的眼中,设法实行儒家葬礼是一件非同一般且值得称扬的事,问朱熹该怎么办。朱熹回信说能理解学生的难处,建议他尽量劝说。若是劝说无效,还是要尊重母亲的意愿。朱熹对这关键性问题所作的权宜议论,显示了这位理学大家其实颇懂酌情考量、顺应民俗。无论在方法上或论证上,这些都是发人深省的。

《琅琊榜》中的宫羽,也是一位痴情的女子呢。她本身就技艺非凡,功力更不用说了。可当帷帽揭开的瞬间,流露出的是她小女人的一面。

最耐人寻味的,是许曼在考察了福建宋墓——宋代福建女性们的人生终点与共同归宿——之后的发现。尽管儒家学者们青睐现世生活中的性别区隔,但从文本和实物资料来看,日益根深蒂固的性别等级制度并没有延续到来世。女性在来世的地位并不是人世间等级制度的反映,而是一种新的建构。

《楚乔传》里的元淳,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在慢慢掀起嫩黄色帷帽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嫣然一笑。

那么,今天我们就把热播剧中的爆款帷帽当成例子,给你们科普一下,啥叫帷帽吧。

以及帷帽有什么用?它能防晒吗?它适用在什么场合戴?什么样的古代少女才是它的忠实粉丝?现代的热播剧为了迎合剧情需要,又对它做了哪些艺术处理?

虽然这些服饰史学问题比较深奥,但乘着《知否》的东风,让我们在寓教于乐中复习一下宋代配饰史,何乐而不为呢?

帷帽是什么东东?

帷帽在唐代炒鸡盛行,最开始啊,它是由齐、隋女子出门时经常佩戴的罩住全身的纱质€€€€发展过来的。沈从文先生说,“软胎观音兜风帽”就可以称之为『€€€€』。

帷帽的形状是一顶硬胎笠帽,下面垂着纱质的小帽裙子。

唐代的文献里说,从永徽年间以后,姑娘们出行时都开始戴着这种帷帽,下面的小帽裙子垂到脖子,和罩住全身的€€€€已经大不相同。

这里,我想解释一下,€€€€与帷帽的形状大致相似,但是,€€€€的帽裙更长,文献记载中说要罩住全身。

所以,保守封建的朝廷下令,禁止姑娘们戴着帷帽出门远足,刚开始的时候,有些成效,但是时间不长,帷帽又被姑娘们戴上了。

朝廷之所以下旨禁止戴这种帽子,无非是因为帷帽的帽裙只遮住脖子,这太暴露了!和罩住全身的€€€€比起来,又轻浮,又随意,这种短短的帽裙设计,简直伤风败俗哦,就是为了勾搭男人而存在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