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看重的身份,从来就只有“导演”这一个

图片 1

新华社上海9月16日电题:银幕“知交半零落”
古道长亭再无君——中国文艺界追忆著名导演吴贻弓

图片 2

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海文联微信公号

新华社记者许晓青、孙丽萍

关注 58098

9月14日,中国电影第四代代表人物之一、导演吴贻弓在上海离世,享年80岁。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上世纪80年代,一部改编自作家林海音同名小说的电影《城南旧事》轰动一时,其充满诗意和音律的摄制手法,在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银幕上独树一帜。执导《城南旧事》等经典电影的著名导演吴贻弓近日在上海辞世,中国文学艺术界、电影界为之扼腕痛惜。

献吻 0

吴贻弓创作过《巴山夜雨》《城南旧事》等对中国电影和观众影响深远的电影,但他创作生涯不长,前半生被政治运动“耽误”,创作渐入佳境却“服从组织安排”走上行政道路。

作为中国第四代导演代表人物之一,吴贻弓导演的《巴山夜雨》《城南旧事》《阙里人家》等长期以来为人津津乐道,堪称中国电影长河中的里程碑。

献花 0

他先后出任过上海电影制片厂厂长、上海市电影局党委书记兼局长等,参与创办了上海国际电影节,曾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等。他始终和电影在一起,为中国电影做的事情也远远超过一个导演的创作。但他总是说,自己最看重的身份,从来就只有“导演”这一个。

用电影“写诗”

吴贻弓

他所代表的第四代,是中国电影“新浪潮”的开始

上世纪80年代初,新中国的电影事业百废待兴。当时,由吴永刚总导演、吴贻弓导演的《巴山夜雨》一举夺得首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多个奖项。吴贻弓很谦虚,有人提到金鸡奖,他总说:“我是个幸运儿。”

英文名:

吴贻弓生于战乱年代,伯父为其取名“贻弓”,“贻”为“收藏”,“弓”乃兵器,“贻弓”意寓“刀枪入库,天下太平”。和名字一样,吴贻弓的电影同样是“文绉绉”的。无论是联合执导的《巴山夜雨》还是独挑大梁的《城南旧事》,吴贻弓的电影语言中流淌的是自然怡人的诗意,细腻写意的抒情调式游弋镜头之间。

此后不久,吴贻弓遇到了接拍林海音名作《城南旧事》的难得机会。林海音笔下的京城往事饱含乡愁,细腻刻画了“英子”等一批鲜活人物。吴贻弓在逼真还原原著风格的基础上,又加入了个人对童年趣事的感悟。

性别:

吴贻弓的电影生涯有他的传奇。18岁,他考上北京电影学院第一届导演系,可第二年就被打成了“右派分子”,因为他对学校提意见说,北电作为中国唯一的高等电影学府,不应该只学习观摩苏联影片,还要让学生了解美、法、意三个国家的电影,结果被上纲上线为“反苏、反社会主义阵营,反党”。

“他简直就是在用电影‘写诗’。”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石川说。“吴导自求学之初,就受到苏联电影风格影响,《城南旧事》是历经十年浩劫的他,一次自我创作能量的集中迸发。”

回到上影厂,又赶上十年“文革”,吴贻弓在化工厂里“战高温”。为吴贻弓传记《流年未肯付东流》写作的电影学者,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石川,在和吴贻弓深入讨论过他的艺术生涯之后,感慨这个人的“与众不同”。“今天我们看到的各种人关于那段时间的回忆都是‘荒废、蹉跎了岁月’,结束后‘要把丢掉的东西重新捡起来’,但吴贻弓完全不是这样。‘文革’10年他从来没有停止学习,他的业余时间都在读书,积累自己,所以特殊年代一结束,他已经是蓄势待发的状态,一点点火星,马上就能点亮。”

石川曾根据吴贻弓口述回忆推出人物传记《流年未肯付东流》。他进一步解读,电影《城南旧事》之所以成为经典,它是林海音笔下的童年与吴贻弓心中的童年,形成的一种和谐共鸣。

民族:

吴贻弓的电影在中国电影里是独树一帜的存在,同属“第四代”导演的宋崇回想,“我们当时上海这些人大多读的是电影专科学校,特点是继承30年代中国电影加苏联电影的传统。吴贻弓带来的北京电影学院的新风,当时他们所畅导的电影语言的现代化,是中国新浪潮的开始。”

吴贻弓生前好友、远在北京的国家一级导演江平说,吴导的电影里不一定有激烈的矛盾冲突,但却时刻流露出平淡朴实的美,这都来自导演用心灵去深入生活、挖掘生活。

汉族

《城南旧事》海报

“中国要有自己的国际电影节”

身高:

《巴山夜雨》海报

在吴贻弓的电影生涯中,影片好比是他的“孩子”,同时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孩子”,那就是诞生于1993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

生日:

多年前一次对吴贻弓导演的采访,谈起他的代表作《城南旧事》,他将其看作一个时代对电影美学重塑的“典型”。“三段没有什么关系的人物构成的毫无联系的故事,是保留原小说的分段式结构,还是打散后重新交织?我们抓住了‘每一段故事的结尾,里面的主角都是离我而去’这种情绪积累构成特殊的味道。”其实哪怕抓住了这味道,吴贻弓说自己在拍《城南旧事》的时候,想着将来怕是没有多少人会看这部电影,“也没有过多地想怎样去感染观众,只是想着如何把我十分挚爱和同情的这几个人物诚实地呈现出来。”

上海国际电影节从早期的两年一届,到后来一年一届,20多年间,电影节已成为中外电影展示、对话、交流的重要平台。电影节草创时期,吴贻弓和同事们凭借对“国际电影节”的初步理解,努力探索既国际化又兼具中国特色的办节模式。他曾回忆:“我倾注了我的全部精力,那时不知有过多少不眠之夜!为申办、为经费、为程序奔波。”

1938-12-01

可能正因为如此,它才保持了如此特别的气质。用过去标准的剧本标准来套,《城南旧事》没有故事、没有情节、没有矛盾冲突,小说里没有人物对话,只有旁白叙述。吴贻弓透露,“当时这个本子是北影的‘弃儿’,因为他们觉得没有故事。”
可是幸而,“那时候我们也不发愁什么卖得出去什么卖不出去,也基本不去想市场这个概念。”

对国际电影节的未来,吴贻弓充满豪情。他认为:“相信到第20届时一定会很好,到那时中国电影也一定会更好。”后来,在2017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举办的20届回顾座谈会上,已是两鬓斑白的吴老笑了。他说:“这是中国唯一的国际A类电影节,我们这代人尽力了。”

体重:

吴贻弓从电影本体出发,改掉了厂里原本经过修改的为两岸统一意识形态主题挖掘先进典型人物的设置,为中国电影史留下了一段温柔流淌的别致影像。多年后,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吴贻弓自陈,“虽然‘文革’期间我没有搞电影,但是积累了很多东西,在拍《城南旧事》时,正好把积累的情感和想法全都用上了。”

探索广阔文艺天地

生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