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诗会万行长诗《共和国英雄》|毛岸英

万行长诗,穿越五千年历史

黑夜的诗

十博官网 1

一捧热泪,见证共和国荣光

想必是用黑色的笔

我们甚至遗失了暮色。
没有人看见我们今晚手牵手
而蓝色的夜落在世上。

我从窗口看到
远处山巅日落的盛会。

有时一片太阳
像硬币在我手中燃烧。

我记得你,我的心灵攥在
你熟知的悲伤里。

你那时在哪里?
还有谁在?
说了什么?
为什么整个爱情突然降临
正当我悲伤,感到你在远方?

摔落了总在暮色中摊开的书本
我的披肩卷在脚边,像只打伤的狗。

永远,永远,你退入夜晚
向着暮色抹去雕像的地方。

谨以此诗

以及黑色的墨汁写成的

这是《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中的第十首,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最初被它打动,是因为诗中三个连续的问句:你那时在哪里?还有谁在?说了什么?每次读到这几句,声音总会不由自主降下来,到最后变成气声。我享受每一个字在我唇边进进出出。但其实这三句的力量十分强大,强大到我必须以最温柔的方式诵读它们才担得起这力量。

献给

于是有了黑色的字体

这首诗的结构十分完整,韵律感很强。第一小段起调很低,很安静。随后“远处山巅日落的盛会”和“一片太阳”则将氛围提上去,宏大绚烂,爱意强烈。到三问句处又转为低诉,悲伤之意弥漫。最后结尾处如同落日沉入大海,黄昏逝去,黑夜降临。一笔终了,引人叹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可为什么纸张也是黑色的?

十博官网 2

潇湘诗会万行长诗

黑夜式的幽默漫不经心

聂鲁达,智利当代著名诗人,原名内夫塔利·里卡多·雷耶斯·巴索阿尔托,巴勃罗·聂鲁达是笔名。1923年发表第一部诗集《黄昏》,1924年发表成名作《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自此登上智利诗坛。1945年获得智利国家文学奖,1971年10月获诺贝尔文学奖。

《共和国英雄》|毛岸英

黑夜式的手法扑朔迷离

奖项乃身外之物,再多的奖项,再大的名头,也抵不过和自己投缘。读书讲究缘分,读诗更讲究缘分。寻找文字的血脉传承,以诗歌最易。因为诗歌离灵魂最近,身上的枷锁最少。我对聂鲁达的诗,拥有与生俱来的理解和感受能力,并不费一丝一毫的力气。即使心下再焦急忙碌,他诗中的节奏总能使我变得平和。他的诗句在我唇间吞吐,如饮醇醪,不觉自醉。

作者:聂 茂

我用黑色的眼睛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的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触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且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十博官网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

朗诵:吕 铭

看见了黑夜的诗

这大概是聂鲁达最著名的诗歌,但我个人觉得它的整体效果不如《我们甚至遗失了暮色》。从音乐感上说,这首诗中间有几句叠得不太舒服。“一只梦的蝴蝶”、“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两只蝴蝶让我摸不到头脑,最后几句也有玩弄文字之嫌。但一首诗中有一两句能打动我即可。“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这几句写得何其漂亮。让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句话:相隔千里,举手投足,起心动念,知性明心,是为知己。这一中一外,岂非绝配?!

黑夜的诗是平静祥和的

十博官网 3

站在故土

黑夜的诗也充满诡异

我私下里将聂鲁达和歌德、张九龄、晏殊归为一类,他们是文人中相对幸运的。电视剧《贞观长歌》里面有这样一个情节:郑丽婉夸岑文本年轻时诗写得好,问他为什么现在不再写。岑文本回答,进了朝堂,还能写出诗来吗?

被鲜血

黑夜用黑夜式的语气

历史上岑文本官最高至中书令,位同丞相。《贞观长歌》虽然虚构远多于史实,岑文本这句话更是无据可考,但他的确道出一个事实:当诗人和做官,如同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然而凡事总有例外。歌德在魏玛是举足轻重的政治家;张九龄是开元年间名相,盛唐诗人中做官最大的一位;晏殊更是当了半辈子太平宰相,相信汉武帝朝十三位不是免职就是被杀的丞相要欲哭无泪了。聂鲁达也是这支队伍里的一员。以下简介来源于网上,我删去了一些主观的评价,主要突出他东奔西走的政治生涯。这是一份相当辉煌的履历:

照耀

向我倾诉黑夜的秘密

1927年起,聂鲁达在外交界供职,先后任智利驻科伦坡、雅加达新加坡、布宜诺斯艾利斯、巴塞罗那、马德里的领事或总领事。1936年6月,西班牙内战爆发。他参加了保卫共和国的战斗。1939年3月,他被任命为驻巴黎专门处理西班牙移民事务的领事,全力拯救集中营里的共和国战士。1940年8月,他到墨西哥城就任总领事,并访问了美国、危地马拉、巴拿马、哥伦比亚、秘鲁等国家。在此期间,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事正酣,苏联人民正在与希特勒法西斯浴血奋战。聂鲁达到处演说,呼吁人们援助苏联人民的卫国战争。1949年2月,聂鲁达离开智利,经阿根廷去苏联,并到巴黎参加世界和平大会。此后他到过欧、亚、美的许多国家,积极参加保卫和平运动。1952年8月智利政府撤销对他的通缉令,聂鲁达回国。1953年,聂鲁达获斯大林国际和平奖,1957年当选为智利作家协会主席。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聂鲁达写了诗集《英雄事业的赞歌》,热情歌颂卡斯特罗领导的革命和社会变革。1969年,智利共产党提名他为智利总统候选人,后来他为了智利左翼的团结而退出竞选,并支持智利社会党总统候选人萨尔瓦多·阿连德。1970年阿连德当选总统后,聂鲁达被任命为智利驻法国的大使。1973年9月23日,聂鲁达因白血病逝世。在他逝世前不久的9月11日,智利发生了美国尼克松政府支持的皮诺切特军事政变,阿连德死于政变,聂鲁达在智利的两处住所被洗劫一空。

两个白天

倘若我不曾在这黑夜中醒来

虽然我一直坚持作家应竭力避免被现实吞噬。但显然聂鲁达并不赞成我的观点。我至今仍无法解释,为什么一个人会同时在外交和诗歌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取得巨大成就。外交常常意味着权力和谎言,而这些都是诗歌的大敌。或许我应该去看看他的回忆录《我承认我曾历尽沧桑》,那里也许会有答案。不过,作为诗人的他,并不需要我们过于了解。毕竟诗句写就,便意味着从作者身上剥离。我们需要亲自抚摸诗句,聆听与之交流的窸窣之音。

和一个黑夜之间

我就不会看见黑夜为我写的诗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你的目光

倘若我不去融入黑夜

像刀

我又该如何在这黑夜中入眠

无情地

切入我的灵魂

是领袖的儿子

注定

痛苦比别人

要多

道路漫漫

岁月的指甲

被雨水

洗得发白

而你

在烧焦的国土

像复员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